微信随笔“时间飞过11
 

2016.6.15

中国南海北部湾

 

你见过"火山蛋"吗?三万年前火山下的蛋?

 

这次调研南海的岛礁𡷊屿,在一个火山岩小岛上(图1)有缘见识一枚三万年的"火山蛋"。这枚蛋有排球大具完美的长蛋型,嵌在离地面1米多的岩褶皱中,由于某些原因被破坏,剩下一下半,剖面祼露。清晰可见玻璃质的紫褐色蛋壳(图2)丶丰满的灰兰色蛋白层(图3),和拳头大的蛋黄。蛋黃部分象煮熟的咸鸭蛋黄,有层有次,不过已经没有蛋黄心(图4)。整个蛋结构分明,非常惊艳!

 


想像一下,
3万年前的一天,这团炽热火红的岩浆隨火山暴发喷射到髙空中,快速旋转跌落到火山灰中,表面冷却收缩,形成了这枚具同心圆的深褐色的"火山蛋"。虽历经数万年的岩石挤压丶地质变迁,甚至没有了蛋黄心(也许本身就是空心的?有待考证!),她仍然保持浑圆的蛋型。

专业称这为"火山弹"volcanic bomb,但我认为称"火山蛋"volcanic egg更形象丶更有故事丶也更诗意。因为这分明是火山下的蛋,有生命的蛋,不是会爆炸的"弹"!你说呢?

 

从今天起,请称火山弹为"火山蛋"吧!对,火山蛋!

 

据专家介绍,那是第四纪的Q3期,苍茫南海中有一座海底火山喷发、沉积,后经构造、抬升运动而升出海面,形成这座美丽的火山岩小岛。再经千万年的海浪刻蚀,又形成了这般神奇的海蚀秘境。这枚美丽的"火山蛋"就这样随着抬升迁移到此,默默等到了我们今天的来访。

 

临行前,我轻轻抚摸一下火山蛋,感受一下她的余温和地球演化运动的壮烈。从不同角度和距离给她拍写真时,我将附近一个心♡型"小湖"也纳入镜中(图5)。

今天写微信随笔"时间飞过",这时间一飞就是3万年。在地球的生命中,人类的历史何其短暂;在火山蛋面前,我们的生命更是昙花一现(图6)!

 


“火山蛋”与“火山弹”


2016.11.1.广州

从一件小事,可以看到一位学者的治学态度。

 

2016年6月我参加一个海岛海礁项目,回来后写了一篇小随笔《三万年的火山蛋(火山弾) 》发在微信朋友圈 。

2016年10月6日,收到王颖院士的回微信,对于我的这篇随笔《三万年前的火山蛋(火山弹)》给于重要补充。微信如下:

"火山弹是火山喷发出射向火山口上空的火山岩浆呈子弹状的旋转扭曲结构。而火山蛋是岩浆中的包裹体,呈卵形或圆形。两种不同的形态与介质中的区别。各有其实。成因不同而致形态与体积大小差異。

火山蛋是捕虜体构造,是岩浆裏攜了原风化的石蛋,石蛋在花岗岩区多,由同心圆式的風化而成。其它岩石也可形成但以具垂直与水平两种节理发育的岩石中易经风化形成。王颖"

王颖院士是我国著名海洋地貌学专家,在百忙之中为我的一个微信随笔做如此认真的回复,很感动我。 从这件事,我们看到王院士的治学态度。

所以,我必须将王院士为我的随笔提供的补充说明,全文加在原文三万年的火山蛋一一(火山弹)》后面,且在此说明。

我再一次体会到,老师是灯塔。

 


 

 

 

 

 

 

 

 

 

back 

 

       home

 

 


   

http://lingzis.51.net/index.html